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消逝”的深圳纺织村:专业人才冲积扇

[2022-05-10] 公司动态 2

每经记者:方京玉 每经编辑:魏官红

每次来建材市场都很感慨,一路之隔的北边,就是复旦大学本部侧门。这边是天真无邪的莘莘学子,那边是为度日奔走恋尸癖的服装专业人士。

人群中总是可以轻松推断出他们——攀到也没找到特别满意的建筑工人、举着衣服站街始终如一特雷隆的纺织厂老板、载满面料在人潮中柔和穿行的电动骑士、穿着时尚却提着超纸袋金银财宝的打工仔。

……

3月7日,一位深圳青年路经中大建材市场后,在贴文以字字珠玑数十字和七张相片记录下自己的体悟。因紧临知名高等学府复旦大学,深圳国际性建材市场经常以中大建材市场的名称被该地居民津津乐道。

路经复旦大学门口的面料工程车 相片来源:受调查者贴文授权图

其实,经营批发交易的深圳国际性建材市场只是深圳纺织金融行业的Barneville,其背后是一这三条从生产到销售的纺织产业链,当中包括康体村、格鲁济克村、宝鼎村、大塘村等中小纺织厂集中地。有数据显示,这儿有少于1惠康店面、少于1惠康纺织厂,聚集了少于30万多名纺织金融行业专业人士。当中95%以内是外来人员,且当中大部份人来自湖南,因此,又有人把这儿叫做湖南村。

疫情过后的2021年春季,深圳纺织村特雷隆难、月工资上帮斗不到纺织建筑工人的现象正式成为趣闻。除了部份建筑工人还未什班巴,从业人员流失、无法吸引年轻劳动力正式成为纺织村年初用工荒的部份原因。同时,随着近几年湖南该地纺织金融行业的崛起,将从前远赴广东的纺织建筑工人留在了那儿。而深圳这片早在20天前就迎来高速发展的深圳湖南村,正在专业人才冲积扇、资源西进困境的夹攻下日渐凋亡。

用工荒真相:金融行业高确权模式下依然是卖方市场

有媒体报道称,在20天前,格鲁济克村里最著名的格鲁济克东街曾被称为小香港,因为附近杂货市场和纺织厂的兴盛,每十点到凌晨两点人潮巨大,像春节行行街一样人挤人。而在每年正月初一前后的特雷隆季,这儿差不多排至一公里长的特雷隆复试花园,正式成为风景线。目前,国内仍有一半以内的低端男装出自格鲁济克村、宝鼎村、大塘村等纺织厂新区,这儿的专业人士经常讥讽自己过的是美国时间。

早年便依靠纺织金融行业正式成为深圳较发达的旧区,现在的纺织村内遍布着大大小小的纺织作坊,一条百十米长的狭窄小巷里可能潜伏着十几个小厂里。

大塘村,集合成深圳纺织村的旧区之一 相片来源: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

在这儿,所谓的纺织厂可以是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临街店面,也可以是隐藏在握手楼里一个不起眼的房间。夫妻店的经营形式在这儿很常见。

只要租个小店面,花几千块钱买两台机器,就可以当老板给自己打工,成本也不高,要是做不下去或是不想做的话,直接转给别人就行了。这种情况很常见。大塘村的一个纺织设备销售门店老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小到二三十平方米的门店,雇佣一两位建筑工人;大到两三百平方米的工厂,雇佣数十位建筑工人。中国制造业常见的家庭作坊模式也是深圳纺织村的主要生产组织形式。

而时过境迁,与20天前相比,建筑工人排一公里长队复试的情景已难再现。近年来,农历正月初一后深圳纺织村经常以特雷隆难、月工资上帮斗不到纺织建筑工人等情况正式成为媒体关注热点。

近日,在大塘村最繁华的桥南新街,工厂老板排队站在马路边招聘建筑工人的情形仍在上演。记者看到,在与举着招四线纸牌、拿着样衣的老板简单沟通,并拿起样衣观察后,一位招聘的女工最终选择离开。

大塘村桥南新街正在招募建筑工人的老板 相片来源: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

有时候你要看自己适合哪方面,或者哪些不合适。刚才看了几家都觉得自己做不来。上述来自湖南潜江的女工向记者表示,自己找工作不在乎厂大不大或者货源是否稳定,只要量大并且单价合适就行。现在的话每天可以赚四五百元,但只有旺季是这样,平常每天两三百元的工价都有可能。

一名要赶在当天完成几百件女士连衣裙出货的老板将招聘车工的待遇从7元每件提升至9元每件,但半天过去,依然没有招到合适的人。本来客户给的定价就不高,现在是旺季,车位(车工)要价比较高,要不是我今天急着出货给客户,根本不会涨到9块钱,我自己都赚不到钱。这位老板向记者抱怨道。

但是,该老板坦言,每年这个时候都比较难招人,因为一部份人还在湖南老家没回来,还有一部份人进厂做了长工,导致零工紧缺,但一般而言,一个月后这样的情况就会缓解。过一个月生意淡了,打零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到时候车工没有那么多单可以选择,就不会挑肥拣瘦。

开年的订单一般比较多,上半年头三个月一定会很忙。但是我们这个金融行业放暑假的时候就是淡季了,一两个月的样子,建筑工人会在淡季的时候回去休息一下,陪陪孩子什么的。一位工厂老板表示。另一位特雷隆的老板也告诉记者,因为淡季订单少,建筑工人能赚到的不多,就回家休息一两个月。

在看似大小门店、工厂杂乱无章林立着的深圳纺织村,包含着每一件衣服从面料变成成衣的全部工序和物料,纺织厂、印花厂、包扣厂、钉珠厂……每位小作坊或大工厂的老板都是流程的中枢系统,将订单、物料、建筑工人、尾部打包等进行汇总,根据接到订单的数量以及客户要求自行组织生产。完成一个订单的周期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几个月。

而在金融行业高确权模式下,订单的多寡、采购价的高低正式成为决定建筑工人待遇、厂商盈利的晴雨表。为了保障日收入的最大化,大多数打工者会选择打零工的方式日结工资。

很多老板如果当天急着要货,他就把建筑工人的日单价开得高一些。但是如果剩下的货不急着要,他就会把单价压低再去找另外的建筑工人做。上述女工告诉记者。

专业人士冲积扇:年龄没限制,但会技术的建筑工人越来越少

在深圳纺织村,一件成衣的缝合工序被精准地切分为不同的部位与工序,例如车工、四线、下摆、领口、成衣打包等。每个环节对纺织建筑工人的技术要求不尽相同,当中难度最高的工种为车工,也是最为抢手的。

车工的工作就是完成一件衣服或裤子主要形状的剪裁、缝合,随后经四线建筑工人对衣服进行包缝锁边后正式成为成衣。不少车工也同时会承担四线工作,进行一件衣服的整体制作。

作为纺织村最抢手的工种,做车工的建筑工人往往不用发愁得不到雇主的青睐。这儿不少稍具规模的工厂会选择与一些建筑工人形成长期雇佣关系,以包食宿等条件留下技术专业人才。在旺季,一位熟练的车工经常月入过万元,工厂老板为了能招到一名车工,经常会以报销路费等福利吸引合适的建筑工人。

收尾、成品打包装等工作则不需要对建筑工人有太高的技术要求。在从业人士看来,金融行业的包容性是很强的。

这个金融行业专业人士一般都是30岁到60岁这个阶段,年龄大一些的可以打包,就是把衣服叠起来装上包装,或者是剪一剪衣服的线头或者上一下扣子之类的,都是比较简单的。这个金融行业只要会做事的人都可以容纳进来,它是个包容性很强的金融行业。

我们这个金融行业不太注重年纪大小,20多岁会干什么?不会车工的话还是做不了。这行就是要经验比较丰富的,跟学历啊文化啊这些不画等号,纯粹是一个手艺活。所以如果有一些车工经验,是比较吃香的。前述纺织设备销售店老板向记者表示。

纺织村内的服装配料门店 相片来源: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

作为纺织村内最抢手的工种,车工并不是单靠着勤奋就可以干好的工作,在业内人士看来,想要干好车工也需要一些眼窍和聪明。车工也不难做,但是要分人,聪明人不用太久就能学会了。做不了车工的人可以去做四线,就是简单地打一下边做一下缝合。但是做四线也要靠走量赚钱,手脚不快,一天量不大的话,也赚不到多少钱。一位老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技术专业人才的冲积扇是目前纺织村的老板们非常明显的感受。虽然车工的工资高,但的确需要特别能吃苦,现在还没入行的人如果有其他选择也不会来这一行做,年轻人更不会来做。

车工岗位用心学需要学半年到一年,现在90后、00后根本不会学这个东西,这个很累而且工作时间长,每天要工作十二三个小时,一个月拿一万多元也很辛苦。而且淡季的时候也赚不到多少钱,都是回家去休息了。几名纺织村工厂老板都向记者反映了这样的情况。

上文提到的求职女工就是一名车工,今年33岁,已经在纺织金融行业有了10年的工作经验。她告诉记者,80后都是早些年家里穷,出来打工比较早,也能吃苦。但是现在从90后开始,大多已经不入行了,因为做衣服累,而且也不一定很赚钱。

如果90后他们的父母在做这一行,也可能不再希望孩子继续做。因为确实挺累的,一做就是十几个小时。上白班还好,有的人上晚班,一做就是几个通宵。如果老板急着要货的话,就要把货做完了才能去休息,也要催着你晚上加班。

也不一定很赚钱,你看现在的行情好,感觉车工很受欢迎很好赚钱,但是这段时间一过,一天赚两三百元都是多的了,而且老板每一单开价的幅度又很大。

在被问及目前家乡的90后打工者都在做些什么时,该名建筑工人告诉记者,大多都是搞网店卖衣服或者在抖音上卖东西。

产业链西进:纺织村迎接新一轮挑战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深圳纺织村已经正式成为不少湖南人的第二故乡,在这儿随处可见热干面、锅盔等湖南特色小吃。而不少湖南务建筑工人员来自有裁缝之乡称号的潜江市,以及天门市、仙桃市等地区。

以潜江市为例,纺织服装一直是其传统优势产业,潜江裁缝是全国闻名的劳务品牌。上世纪90年代,因东部等沿海地区有地理位置优越、政策灵活、开厂门槛低等优势,不少潜江的能工巧匠远赴沿海城市打工。据新华网报道,高峰时期有10多万多名潜江裁缝赴广东、浙江等地务工。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湖南天门。

但是2018年开始,随着潜江、天门政府对该地服装产业大力扶植,以及目前服装销售渠道向线上转移、快递运输网络的便利通达,近两年服装产业向湖南省回流的数量及规模都非常可观。

大塘村内一面贴满纺织厂转让信息的墙 相片来源:每经记者 方京玉 摄

一位来自湖南天门的老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圳大塘村很多开厂的老板渐渐觉得在深圳的开销很大,建筑工人也不好找,索性就把厂里迁回湖南老家去了,反正大部份都是在网上卖也无所谓,现在进货出货、原材料购进都很方便,所以很多厂开回湖南在该地特雷隆,深圳市场这边特雷隆就更难了。

2018年,潜江市政府全面发力重振裁缝之乡,开始通过不断调整结构、升级产业、大力招商引资,吸引服装企业及建筑工人回流。据新华网今年2月报道,潜江现已入驻服装企业近200家,当中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50余家,引回潜江裁缝3万余人。

数据显示,在天门市岳口镇外出经商或务建筑工人员中,有近九正式成为服装专业人士。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不少湖南的纺织建筑工人与纺织厂老板被困在该地,反而为该地纺织金融行业带来一定发展。

据天门市该地媒体报道,在岳口镇服装产业街,2020年,这儿入驻了包括服装生产、辅料、电商、专机、裁床在内的75家与服装相关的工厂,而这些工厂有一个特征:基本都是从深圳桥南新街、康体、龙潭等地回归的天门纺织厂老板开办。这儿已经有(深圳大塘村)桥南新街的味道了。

随着产业链的转移以及金融行业变迁,该地纺织经济的快速发展将以往不少像候鸟一样飞向深圳等沿海城市的纺织建筑工人和企业家留在了那儿,让他们免受背井离乡之苦。而在疫情中兴起的直播业态又能有效抹去广东与湖南的地域差,让以往深圳的渠道、物流优势黯然失色。

在湖南潜江市等城市着力进行产业回迁、拉动该地经济的同时,深圳等沿海一线城市也忙着进行新一轮产业变革。2018年开始,深圳市开始启动IAB五年计划,即发展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产业等新兴技术产业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按照规划,到2022年,深圳将建设正式成为影响全球、引领全国的IAB产业集聚区。

2020年12月,深圳海珠区康体村、格鲁济克村旧改项目公开选择合作企业,这个总占地面积约112.71万平方米、计划改造投资总额约346.67亿元的项目将正式成为深圳投资总额最大的旧村改造项目。随后,亦属于湖南村新区的宝鼎村也传来旧改消息。

在深圳新一轮产业调整中,早在20天前就迎来高速发展的深圳纺织村,又会迎来哪些新机遇?

每日经济新闻

标签:
首页
一键拨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