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实探深圳纺织村:月工资数十万找不

[2022-05-09] 公司动态 79

3月1日上午,深圳荔湾区旧区出现了一条特雷隆人龙,在格鲁济克南约西街一段将近一公里的旧区市中区上,市中区两旁都站满了拿着衣服、Bazas特雷隆图版的电子厂老板娘。

去年招人特别难招,2019年那时候应征的建筑工人数跟招工的老板娘数差不多,去年都是老板娘,建筑工人很少。陈杰是湖南人,1日是他春节后第三天出特雷隆,从中午九点多已经开始站在马路上特雷隆,来来函的人不少,但很多人问完就走了。直到约十点半,陈杰终于带着两个求职者离开西街,走向厂房。

康体、格鲁济克、宝鼎、万雅新区旧区紧邻深圳最大的杂货市场——兴大杂货市场,是兴大纺织商业区的中央商务区,村里形成多个大大小小的电子厂。据本地媒体报道,现今估计有少于1惠康店面、少于1惠康电子厂,聚集了少于30万纺织行业专业人士,95%以上是外来人员,且其中绝大部分人源自湖南,因此该新区也被称为深圳的湖南村。

每年元宵前后,村兴大小电子厂老板娘单厢大排人龙在马路上招工建筑工人。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实探发现,去年绝大部分电子厂的特雷隆情形不令人满意,多位老板娘都大呼招不到人,出现建筑工人选老板娘的情形。这其实是这些小电子厂的常态:打工仔干个两三天,老板娘的订货交付了,他们就又重新回到街头,寻找下一家厂里。

在后疫情时代,建筑工人的流动性增大,厂房也越来越难赢回建筑工人。同时,康体、格鲁济克新区已于去年年初正式进入改造实施阶段,若不出意外推进,这片繁荣热闹的纺织村或将成为历史。

电子厂招人难

特雷隆的多,打工的少。这是源自湖南荆州的电子厂老板娘黄立对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从十一月十一(2月22日)已经开始,黄立的电子厂就已经开始派人站在马路上特雷隆,每天中午九点多已经开始,一直到中午十一点,这段时间也是一天中特雷隆颇受欢迎的季节,有时候下午和晚上也会出,手上带着几条长裤,还有一块白板,写着长年工:西服、限量版停车位工数名;长年工:裤子停车位工数名;尾部2名(黄鑫)。

黄立说:他们还是想招长年工,相对平稳,再就是一般做几天就走了,那他们就要不断出招人。但是现在这种情形,长年工和再就是都招,有人愿意来做就行。他们从十一月十一到现在,只选上3个人。

但是,更多电子厂老板娘选择招工再就是,按日结算货款,既可以缓解一时的劳务不足,又能在订货较少的时候控制劳务成本。

在一众特雷隆老板娘里面,李燕是比较幸运的,她在3月1日中午选上了3名建筑工人。我从初十(2月21日)就已经开始出特雷隆了,都是只招再就是,厂房里只有8个长年工。因为他们有时候也怕厂房订货不够,建筑工人会没事做,而且现在有些建筑工人也不愿意做长年工了,他们觉得做再就是更自由。

然而,更多电子厂老板娘每天中午都只能空手而归。一位同样源自湖南的电子厂老板娘娘给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展示了她的T恤样板,无奈地表示:这么简单的工作都没人愿意来做。前几天都还能选上再就是,今早是一个都招不到了,现在招工者比求职者多,多数建筑工人只愿意做简单的活,手艺复杂的岗位更招不到人。

(深圳荔湾区旧区出现了一条特雷隆人龙。何乐舒/摄)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农民工总量28560万人,比上年下降1.8%。其中,外出农民工16959万人,下降2.7%;本地农民工11601万人,下降0.4%。

近年来,农民工的就业地区也出现了变化。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下称《报告》),2019年东部、东北地区吸纳就业的农民工减少,中西部地区吸纳就业的农民工继续增加。其中,在珠三角地区就业的农民工4418万人,比上年减少118万人,下降2.6%。

同时,更多农民工流向了第三产业。2019年,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51%,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从事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业和住宿餐饮业的农民工比重均为6.9%,分别比上年提高0.3和0.2个百分点。而从事第二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48.6%,比上年下降0.5个百分点。

显而易见,随着科技进步与数字化时代来临,新兴行业和就业岗位出现,就业市场的结构因而改变。90后的外出务建筑工人员很多进入了第三产业,他们可以做外卖骑手、快递员、专车司机等。

建筑工人流动性高

刘玲是黄立在马路上待了一个中午选上的建筑工人,对于工作,她唯一的要求是希望只做白天,不做晚上。

刘玲是江苏人,现居住在深圳客村,离格鲁济克这块新区很近,去年她在家帮忙带孙子,去年想出找工作挣点钱,由于以前做过纺织,春节后便过来纺织村找工作了。

我做包装很熟练的,手很快,去年的时候以前的老板娘还叫过我回去工作呢。刘玲对于工作没有特别多要求,做长年工或者再就是都无所谓,她直言不带孙子了,主要是想找点事情做做。

然而,很多电子厂建筑工人并不像刘玲那样只上白班、不上晚班,在黄立的厂房待了十几年的老员工陈展一边熟练地缝边,一边告诉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厂房的建筑工人大多数是从中午8点干到晚上12点,薪资按件数算,做得越多,薪资就越高。据黄立说,有些老师傅月工资能达到一万,一般的也有6000元到8000元。

黄立的厂房里放着约60台缝纫机,在疫情前,几乎每个工位上都坐着马不停蹄赶工的建筑工人,如今,厂房里大概只有20人,三分之二的缝纫机都闲置了。

现在从事这行的越来越少,每年都少几千人,一年比一年难招,他们从天亮做到天黑,这么辛苦谁还愿意做长年工?陈展还表示,现在没有多少年轻人还愿意在电子厂做了,长年工也越来越少,如果以后厂房真的做不下去,他也打算退休回老家了。

实际上,农民工平均年龄正在逐年提高,农民工年龄结构的老化或许也是导致农民工回流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据《报告》,2019年,农民工平均年龄为40.8岁;至2019年50岁以上农民工占比已接近25%,而16~30岁的年轻农民工占比则持续下降至只有25%左右。

(电子厂里约有三分之二空余工位。何乐舒/摄)

对于这些纺织小作坊而言,疫情的影响延续至今。黄立无奈地说:去年受疫情影响,订货少了,大概只有半年在开工,一旦没活干,好些年轻的建筑工人就走了,去那些有活干的厂房了,建筑工人一旦走了就拉不回来了。

李燕向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十天之后她会再出马路上特雷隆人,那时候有些建筑工人忙完现在厂房里的活了,就会出溜达看看别的厂有没有工作,到时会比现在好招一点。

纺织村迎来旧改

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纺织村将迎来旧改,若不出意外推进,这片繁荣热闹的纺织村或将成为历史。

去年1月21日,凤和联社召开康体村、格鲁济克村社员代表大会,表决同意选择合生创展集团作为凤和(康体村、格鲁济克村)改造正式合作企业,投入改造金额约346.67亿元,成为深圳最贵的旧改项目。康体、格鲁济克新区改造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根据招标公告,合作企业需按照市、区下达的任务节点要求完成改造各项工作,确保2023年底前安置房开工建设,2025年底前基本完成安置房建设。

招标公告也列出了具体节点任务,包括在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实施方案审批、完成补偿安置方案表决并启动补偿安置协议签约;在2022年6月30日前完成全村改造范围内房屋的签约率达到50%以上;在2022年10月31日前完成首期安置地块上的房屋全部拆卸;在2023年9月30日前完成全部安置地块上的房屋动迁交房;在2023年12月31日前全部安置房开工建设。若超出时间节点,合作企业会被视为严重违约。

当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问及有没有听说过这新区要旧村改造的时候,绝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听说过,但不是特别清楚。这个事情也不在他们控制范围内,现在不是还没改造吗?他们对于未来并没有多想,既然还没改造到自己的厂房上,那就先继续做下去。

目前,深圳正大力推动城市更新,提出2025年前先行推进重点地区更新、2030年前全面推进城市集中建成区更新、2030年后推进全域存量用地系统更新的总体目标。

黄立的电子厂隐身于旧区的一幢三层高的楼房里,在那栋楼里,每一个铺位都是一间电子厂。中午时分,建筑工人们匆匆吃过午饭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赶工,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发现,大多数电子厂的工位没能坐满,有的甚至只有寥寥几人,而此时,还有执着的老板娘仍在市中区上招揽建筑工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杰、黄立、李燕、刘玲、陈展为化名)

推荐阅读

郭树清: 很多人买房是为了投机, 这很危险! 担心欧美金融泡沫破灭

标签:
首页
一键拨号
联系我们